精品都市言情 夢斷幽閣 線上看-第90章 少主營救讀書

夢斷幽閣
小說推薦夢斷幽閣梦断幽阁
“尔敢!”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好似凭空爆响炸雷般地一声断喝,一道银光飞射而至,直取苗贺后心,与此同时,一道欣长的黑影飞也似地疾驰而来……
眼见得即将得手,居然又来了援军,苗贺不甘心就此失了机会,并没有撤回伸出的左手回身自救,而是一把抓住婧儿前襟,右臂猛然扯下宽大的黑色斗篷,暗运内力,柔软的斗篷在他周身变成一道盾牌一般的屏障,又如翻滚的潮水,瞬间便将那来势迅猛、闪着银光的长剑牢牢裹挟起来,在飞速的旋转中发力抛出,“嗖”地一声反向那飞奔而来之人射去,而那人并未停下飞奔来的步伐,凌空飞起一腿踢向长剑,长剑带着啸声直冲天宇,随着一条银色光束在夜空中急速下坠划出一条亮眼的银线,商无炀长臂一伸,将宝剑握于掌心。
苗贺顺势一把抓住了婧儿的衣襟,将她提了起来拉到自己身侧,这一切均不过眨眼间的功夫。
婧儿顿感自己从地上腾空而起,这一拖一拽险些便被他扯的岔了气,如今身体毫无着力点,急得一双粉拳拼命捶打着苗贺的手臂,可每一拳都好似打在一块坚硬的铁块上一般,苗贺是毫不理会,而她此刻的挣扎除了能令自己双手和手腕上传来的剧痛几乎毫无用处。
婧儿感到自己便如待宰的羔羊,被他牢牢把持在手掌心中毫无还手之力。
“小子,你还真敢来。”
苗贺阴森可怖的低沉声音穿透了瀑布奔腾的喧嚣,声声刺耳。
小云天少主商无炀站在十步开外,面色冷沉,青衣下摆在风中疯狂摇曳,一如他此刻的心情,狂躁而急切。
望着被苗贺提在手中的婧儿,商无炀眼中喷射出嗜血般的怒火,高声斥道:
“你我有何恩怨尽管冲我来,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
商无炀话音刚落,苗贺猛然运气于掌,豁然向他拍出,顿时凌厉掌风带起一片飞沙走石,劈头盖脸向商无炀扑面而去,商无炀毫无惧色,气沉丹田,双掌齐出,两股掌风相撞,顿时“砰”一声巨响,商无炀与苗贺均被震的倒退两三步方站稳身形,婧儿若不是前襟犹自被攥在黑衣人手中,恐怕早就震飞了出去。
便在此刻,自林中飞奔而来一队手持长剑的人马,正是商无炀的十二名贴身护卫,冲到阵前将苗贺团团包围。其中两人迅速奔向坐在地上的护卫,将他抬至一旁。
许是方才用力过猛,苗贺受伤的肩部剧痛,因黑夜中,又穿着黑衣,流淌出来的鲜血,倒不容易被发觉,他那面具后赤红的双眼微微一眯,沉声道:
“你以为人多便能胜得了我?”
商无炀面色冷峻得似要结了寒霜一般,沉声喝道:“你放开她,本少主便放了你。”
听得商无炀此言,苗贺“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脑袋向婧儿一歪:
“你说的是她吗?看来我没有看错,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嘛。”
说到此,一抹阴狠狡黠的光泽自他赤红的双眼中闪过,不知是想故意戏弄商无炀,还是想借此警告他,他猛然将手一紧,婧儿顿时被勒得白皙的小脸变成了紫色。
商无炀见状顿时大惊失色,“不要!”
他刚要冲上前去,却又硬生生停下了脚步,双眉紧锁,如炬的双眸紧紧盯着苗贺和他那随时可能断送婧儿性命的左手,强压心头怒火,沉声喝道:
“说吧,你究竟要我干什么?”
“嘿嘿”苗贺发出一串阴森得意的怪笑,“小子,算你识相,看来你果然很看重这个女人。”
说这话手上微微一松,憋得嘴唇发紫的婧儿顿时双足落了地,顿时一阵猛烈的咳嗽,可前襟依旧紧紧攥在苗贺手中。
商无炀双眉紧蹙,他强行令自己保持最后的一丝平静,沉声道:
“她可是本少主的俘虏,只有本少主才有权决定她的生死,你先放了她,你提出要求来听听,本少主考虑考虑是否能满足你。”
“哈哈哈哈哈,”黑衣人狂笑道:“我好不容易得到一个精通奇门遁甲的人,还能还给你?不过,要还也可以,拿你的小云天来交换,我也不亏待你,只要你带着你的小云天归顺于我,让出这伏龙山,我向你承诺,到时候,必让你成就一番大业,你看这笔交易如何啊?”
苗贺在他们面前自称为“我”,自以为商无炀根本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却没想到商无炀和肖寒早就将他祖上几代都查了个清清楚楚。
婧儿疾声高呼:“你别相信他,千万别答应他。”
“你给我闭嘴!”
苗贺恶狠狠一声吼,震的婧儿的耳膜一阵剧痛,脑壳嗡嗡。
商无炀暗自咬牙,冷冷地盯着苗贺,高声喝道:
“你先放开她,我们男人一对一单挑,胜了我小云天自然任你宰割,抓个女人要挟与我算是什么英雄?”
“哈哈哈哈,英雄?对我来说,英雄不过是个虚名而已,我又何曾在乎过?也只有你们这些蠢材才会将那些所谓的‘英雄’捧上天。就连这些‘英雄’之名恐怕也都是一些自认清高的无名鼠辈自封的吧?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而不自知,哈哈哈哈哈…..”
苗贺因为笑的用力过猛,扯痛了肩部剑伤,他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庞大的身躯也微微一晃,又强自控制地稳稳站住。
可是任他如何极力掩饰,这一瞬间仍然被商无炀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你受伤了?”
苗贺恶狠狠地瞪着商无炀,“那又如何?老子一样收拾你们。”
商无炀眼神转向婧儿,见她焦急地一个劲对自己使眼色,摇着头,示意他切莫答应,商无炀转而盯着苗贺那张鬼魅般恐怖的面具上阴森森的双眸,缓缓说道:
“好,我答应……考虑考虑。”
“好,不过要快些,我可没时间跟你耗着!”
“但是,”商无炀抬手一指婧儿,“先放了她。”
“不行!”苗贺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毫不犹豫地吼了一声,伤口不断地流着血,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伤势已然令他无法再在这里跟商无炀耗费力气了。
苗贺抓着婧儿前襟的那只手迅速反手扣住了她的咽喉,手下一紧,婧儿顿时感到气息不畅,舌头不自觉地吐了出来,双手奋力想掰开他的手,却怎么也动不得分毫,直憋的面色爆红,嘴唇发紫…..
“快说,你换还是不换?”苗贺赤红的双眼瞪着商无炀,步步紧逼。
见婧儿危在旦夕,商无炀再难自持,勃然大怒:
“放开她,你若伤得她半分,我小云天定与你势不两立!”
见商无炀急了,苗贺豁然将手一松,婧儿顿时犹如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可苗贺那只鬼爪依旧捏在婧儿那纤细的的颈项上。
见他松开了婧儿,商无炀松了口气,沉声道:
“那你先说,执意要本少主归顺你,所为何来?总要让本少主知道为什么吧?否则,本少主即便归顺与你,却与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背道而驰,那也定非你之所愿。”
听闻此言苗贺点了点头:“你这话不无道理,不过,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告诉你,我要你答应我,便是无条件答应,日后自会让你知道。”
见商无炀不语,苗贺有些不耐烦起来,低吼道:
“休要拖延时间,我可没时间跟你耗着,快点回答,否则……”手上一紧,五指指甲深深掐入婧儿颈项肌肤中,婧儿的脸又霎时憋成了红紫色。
便在此刻,苗贺的后方,一道银光如电飞射直奔他的后心刺来,由于山涧瀑布声响,黑衣人的注意力又完全被商无炀所吸引,全然不知后方危险,待得发觉脑后风声已然不及,他陡然抓起手中的婧儿撒手抛向身后,婧儿来不及惊呼,双瞳中一把闪着银光的长剑已然点到了鼻尖……
持剑之人正是耿宇,原想乘商无炀与苗贺周旋之际,以其不备进行偷袭,谁知苗贺在紧急时刻居然以婧儿这个弱女子作为自己的盾牌来替他挡剑,顿时大惊失色,此时撤剑已然来不及,危急时刻,猛然倒吸一口气,腰部发力将前倾而至的身体凌空一个拧转,那剑尖瞬间低了三寸,堪堪擦着婧儿的手臂划了过去,婧儿一声闷哼,手臂顿时血流如注,耿宇一手持剑,一手飞速抱住婧儿娇弱的身子,二人稳稳落地,随即轻轻将她放在地上,见婧儿肩头映血,内疚不已,连连道歉:
“姑娘,对不住了。”
婧儿咬着牙,高声喝道:“耿宇,你莫要放过他……”
话音未落,却又是“啊”地一声尖叫,娇弱的身子又腾空被拽得飞了起来。
原来,苗贺在抛出婧儿的一瞬间,将一根乌金绳缠绕在了婧儿纤瘦的腰肢上,如今微微发力一收,婧儿瞬间便被拽了回去。
商无炀眼见得那黑衣人拿婧儿挡剑,惊的一颗心几乎要炸裂一般,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口中呵斥:
“无耻贼人。”双脚猛然一跺,腾身而起,一个翻身跃到近前,双掌齐出,直向苗贺攻去,身后十二护卫长剑飞刺而来。
婧儿被那根缠绕在腰肢上的乌金绳捆住无法摆脱,又被那黑衣人攥着拉来拖去,踉踉跄跄,跌跌冲冲,苦不堪言……
苗贺伤重之下,赤手空拳地对付十几人尚且自顾不暇,拖拽着的婧儿顿时成了累赘,武功施展不开,还要处处受制,心中不免气恼。眼角余光触碰到了先前那名受伤的护卫插在草地上的长剑,眼珠一转,这时正见商无炀手中长剑已然快要点到了自己的胸口,他手腕一抖乌金绳,将婧儿那娇小的身子向刺来的剑尖扔了过去,趁着商无炀惊慌撤剑伸手救婧儿的功夫,他返身一个腾跃“飞”出去丈余,落地一阵翻滚,在黑色斗篷的裹挟之下,宛如一个滚动的黑色圆球,随即一个旋身拔出了长剑。
长剑在手,苗贺顿时气焰嚣张起来,一招秋风扫落叶,在身子周围舞出一圈银色的寒光,顿时逼退了护卫们攻来的刀剑,手腕一抖,“嗖”一声,长剑脱手掷出,在空中射出一道阴冷的寒光直向婧儿后心疾射而去…..
千里风云 小说
再说这商无炀当时眼见得长剑就要刺进苗贺胸膛,就在这就要得手的关键时刻,没想到苗贺又将婧儿扔了过来替他挡剑,婧儿娇小的身子眼见得就要扑到他的剑尖上,商无炀大惊失色慌不迭硬生生撤了剑势,伸手一把抱住婧儿的身子,虽然婧儿身子娇小,但苗贺灌注内力一抛而至的前冲之势令婧儿的身子与商无炀撞击在了一起,商无炀“蹬蹬蹬”后退几步,紧紧抱住了婧儿稳住了身形。
港 片
婧儿被苗贺灌注内力的一掷,又与商无炀重重地撞在一起,已在商无炀怀中昏厥过去。便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身后那柄突然而来的长剑已离婧儿后心不过数寸,商无炀来不及后撤,猛然将身子一个拧转,硬生生用自己的后背迎了上去…..
“小心!”
耿宇惊呼,上前扑救已是不及,他急中生智,将手中长剑奋力向那剑身上抛掷而去,但为时已晚,“噗”地一声,剑尖还是插入了商无炀的后背……
众护卫惊呼,“少主、少主…… ”
苗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众人惊慌失措之际,他一记掌风扫向面前的护卫,冲破包围圈,几起几落,瞬间便逃的不见了踪影。
这时耿宇已经飞奔上前紧紧抱住了摇摇欲坠的商无炀,几名护卫便要追赶苗贺,耿宇大喝一声:
“穷寇莫追,少主要紧。”
……